About: Blank

XXX
Per aspera ad astra
And Shadow is a bad girl

ICEAGE Interview 1



誰も知るように、栄光の味は苦い──そんな一文で締めくくられる三島由紀夫の小説『午後の曳航』に登場する残酷で早熟な不良少年グループの姿は、10代でデビューしたデンマークのバンド、Iceageのメンバーとどこか重なる。立て続けに発表した3枚のアルバムが賞賛され、若くして栄光の味を知った彼らだったが、2014年の前作『Plowing Into The Field Of Love』を最後にリリースが途絶え、近年はフロントマンのElias Bender Rønnenfeltによるソロ・プロジェクトのMarching Churchなど個々の活動が目立っていただけに、バンドの動向を心配していた...

HYBLOG 20171207 关于休止

HYBLOG 2017/12/7


抱歉让大家受惊了。


虽说新专辑也有所反响,live的质量也在提升,还是决定了要休止活动。


相对来说,虽然成员和staff都非常有热情地进行着,但也正因此关系却有些僵化,领悟到除了暂时冷静一下之外别无办法,所以决定了要休止。


本来决定在不发表的情况下休止活动,

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不会再开,探讨过后觉得让大家抱有期待不太好,就决定了发表。


直到Arena结束之前都还没有想要休止的意思。

出solo的calendar的时机也许看来有些不自然,

九月的时候因为没有出LARUKU

HYBLOG 2017228

HYBLOG 2017/2/28


录音结束后(终于)卸下了肩上的重担。


每一次的录音作业都是,全部终了之前神经似乎都无法休息。


录音本身很少让人觉得干巴巴,

录制歌曲也短而愉快,觉得应该是没有压力了,可是从现在轻松的心境来看,

我想果然还是有压力的吧。


现在就随性的放松了。


这样在紧张和缓和之间反复来回的生活大概会持续下去吧。


即使精神上来说是轻松的,

结束之后一直以来作为惯例的后期处理作业和live的准备作业堆积如山,

不被截止日...

HYBLOG | MY SUMMER VACATION

MY SUMMER VACATION

HYBLOG


今年的BEASTPARTY结束了。

虽说做了多年了,关西却是初次上陆。


但是六年前在USJ的野外举行的时候从“这方向就是海呀”开始,也说过成长之后会回到大阪。


野外的特设舞台的话,与普通live不同是从什么也没有开始做起

从那巨大的舞台的形状,到客席的形状,直到屋台的menu都是不考虑不行。


实在无法忍受不去考虑就做

因此我也好staff也好数月之前就开始不断做起了。


虽说从设计图的阶段开始就不断插话,但多亏做了多年,不需说明就可以做得很好的地方...

ONE OK ROCK QETIC SPECIAL INTERVIEW 一知半解小翻译

QETIC SPECIAL INTERVIEW

http://www.qetic.jp/interview/oneokrock/125742/


ONE OK ROCK WORLD TOUR

实现了世界规模活动的ONEOK ROCK的motivation是什么?


2015 02 09


--最初要在海外进行活动的motivation是什么呢?

Taka: 虽说憧憬的音乐和觉得非常帅气的音乐大多是洋乐,活动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没有足以表现那些的技能。但是在日本活动的过程中吸取了各种东西。然后,这样多年间在日本活动过来,发行了之前的《

Neon


这样的霓虹总是让我有一种繁华落尽之后些许孤寂的感觉。无数个夜里不管是在哪个城市,总是喜欢关了灯抱膝坐在窗边看外面的霓虹灯。就算是在萧条的这个城市,也一样为上世纪残留下来的虚荣着迷不已。

每每想起随性的Las Vegas,想起浮躁的NYC,想起考究的伦敦。或者是回忆芝加哥那条染着城市夜色的河,香港不眠不休的霓虹招牌。

也许我就是对流动的灯光倾心不已--我说,我会去到你所去的每一个都市,走过你走过的街。

© About: Blank | Powered by LOFTER